小宇(化名)發佈的自拍照
  
  
  小宇的微博截圖
  11月30日傍晚,四川省瀘州市納溪城區瀘天化殯儀館內冷冷清清。何天蓉獨自面對19歲外孫小宇(化名)的遺體,滿臉悲傷。警方初步查明,小宇系自殺。通過新浪微博,小宇直播了整個自殺過程……
  等當地警方從微博上接到網友消息,最終鎖定小宇位置並破門而入時,一切為時已晚,小宇已永遠離開了這個世界。
  家人 想不通他為何自殺
  兩天前剛找到工作,對未來抱有憧憬
  在外婆印象中,19歲的小宇乖巧、懂事、一表人才。“娃娃兩歲時,父母就離了婚。娃娃是我帶大的。……17歲職高畢業後,娃娃就去投奔海口的母親。11月26號晚上才從海口乘飛機回到瀘州,準備在瀘州找份工作。”
  11月27日當天,小宇告訴了何天蓉一件自己的小秘密,“他說自己喜歡上了一個女孩。但從來沒有見過面。他還說這女孩現在人在國外,不過春節就會回來。當時我覺得這完全是八字沒有一撇的事情,也沒有在意”,何天蓉回憶說。在小宇離去後的幾小時,她才看到外孫留在微博上的那些話。當看到小宇似乎是“為情所困”時,她說,“面都沒見過,不曉得為啥子(自殺)。”
  據何天蓉回憶,事發前她沒有發現小宇有什麼異常,“11月28號,娃娃興高采烈地告訴我,工作的事情已經落實了。在一個信貸公司……小宇說,現在自己年輕。幫別人打幾年工。等到自己二十六七歲了,有經驗了,然後再學做生意當老闆。當時我還鼓勵了孩子。”
  11月29日適逢周末,何天蓉和兒子、兒媳一道,前往納溪鄉下,“我們原本叫娃娃和我們一起住。但娃娃只住了兩晚上,就搬到了他小姨那裡。這兩天他小姨正好出差。家中就只剩下了他一人。娃娃說他周末都要上班,我們下鄉也就沒有叫他”,何天蓉說。
  網友 有人勸解有人起哄
  “到了最後一刻你卻拉黑了我”
  11月29日21:12,小宇在微博上發了一張自己的短髮照。從微博文字中可以推測,因為單位的人嫌他的頭髮太長,他專門去理短了頭髮。
  22:26,小宇發出這樣一條消息:“心都死了留著身體有什麼用呢?”這是他第一次流露自殺傾向。隨後1個半小時內,他連發44條微博,顯得情緒亢奮並提及自殺、割腕。微博引來眾多網友的關註,幾個小時點擊率已經達到13萬。網友們紛紛出力救援,勸其不要放棄生命。
  30日凌晨以後,小宇的情緒似乎趨穩。他發出這樣一條微博:“謝謝大家的正能量和前女友不懈的開導,我睡覺去了,明早出門買買買。”
  30日早上8點,小宇再次通過微博告訴大家:“今天是11月30號,這麼早不知道醫院和超市營業了沒,我冷靜地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離開,不用勸我了。”在接下來更新的微博中,小宇曬出了買好的安眠藥、鋼炭,準備好一切的他再次更新了自己的微博說“再感嘆一會我就走了。”隨後,他開始吃藥、點炭,中途不停更新著自己的微博……
  每伴隨著小宇更新一次微博,評論數、粉絲數都開始不斷攀升。部分網友開始起哄,有人還質疑他是在炒作自己……
  在最後的幾條微博中,小宇一直說自己意識模糊,甚至流露出了求生的欲望,“炭燃了。安眠藥起效了,我還不想死,但是沒法自救了。”30日12:34,小宇寫下了19歲人生的最後一條微博:“到了最後一刻你卻拉黑了我。”
  專家 直播自殺是一種求助
  別以殘忍方式斷絕其對生命的留戀
  和網絡上的火熱相比,小宇的親人們一直被蒙在鼓裡。30日13時許,直到接到警方電話後,正在鄉下過周末的小宇家人才知道了這個令他們震驚的消息。電話中,民警語氣焦灼:“小宇現在在哪裡?這孩子可能正在自殺!”等到小宇舅舅帶著民警趕到小宇小姨家時,小宇的外婆何天蓉也趕到了現場。踹開門,何天蓉看到,屋內煙霧瀰漫。“當時大約是14時,小宇身子歪在了沙發邊。一口瓷盆內裝有木炭。小宇身邊,一大板安眠藥都已被吃光。隨後,警方火速將小宇送往納溪區人民醫院。不過,一切已經晚了。
  一個19歲的生命,以自殺的方式結束,令人扼腕和難以接受。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精神醫學科主任醫師秦曉霞認為,隨著網絡媒體的日漸發達,“網絡直播自殺”的消息也逐漸增多。可以說,發出直播自殺的消息就是在發出一種“求助信號”。青年學者石勇曾如此分析過直播自殺現象:一心求死的人,已經對這個世界無話可說,既不希望有人看到,也不想看到別人了。所以,他如果“直播自殺”,說明他即使求死的程度很強烈,仍然想和這個世界打交道,也即仍有生的留戀。於此而言,在網友的圍觀下,固然有人報警並試圖安慰,但那些點贊甚至仍以炒作之動機揣度的人,或許是以最殘忍的方式斷絕了一位有自殺念頭的青年最後一次與世界打交道的機會,和其對生的最後留戀。
  據《華西都市報》等
  (原標題:四川“直播自殺”當事人兩天前剛找到工作(圖))
創作者介紹

winning

kvpqfjxvdpy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